亚投行郑权:将向中国等成员提供公共卫生基建贷款

此外,郑权透露,此次疫情给中国和亚洲的宏观经济难免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对此,亚投行也会继续通过对传统基础设施项目的支持,促进所有成员尤其是本地区成员的经济社会发展。

《21世纪》:亚投行一直很强调财务的可持续性,公共卫生项目如何确保它的商业回报?

但这不影响我们现在的首个项目,因为我们是要投资突发公共卫生基础设施项目,这是符合我们现在的宗旨的,只要它主要是基础设施项目,或者是在其他生产性领域的,包含少部分“软设施”(如能力建设)也是可以的。

(原标题:独家专访亚投行政策战略与预算局局长郑权:密切关注新冠疫情发展 亚投行将向中国等成员提供公共卫生基建贷款)

为了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由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将首次支持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项目。

郑权:作为首个总部设在中国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投行在能力范围内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理所应当。当前,不仅湖北省和武汉市面临严峻的挑战,很多地方都宣布进入了“战时状态”。这确实是一次突发的、不同寻常的公共卫生事件。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股东,也是亚投行的倡议发起国和东道国。作为一个多边开发银行,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也一直在思考应该做什么来提供最需要的支持。这是我们首次针对亚投行成员投资的突发公共卫生基础设施项目。实际上,公共卫生领域也有一些传统基础设施的内容,我们希望能够真正满足中方的需要。我们正在与中国政府(主要是财政部)探讨具体的内容,现在还处于早期的磋商和讨论之中。

首次支持公共卫生领域投资项目

亚投行准备如何对这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做出反应?其他成员对于亚投行帮助中国提高防疫能力建设有什么反应?如何衡量公共卫生项目的经济收益?亚投行未来是否将支持更多的卫生项目?针对这些问题,2月12日,亚投行政策战略与预算局局长郑权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电话采访。

我们在启动跟中国政府就紧急贷款进行磋商时,也跟董事会进行了通报,得到了很多董事的支持。他们对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表示赞赏,对银行管理层采取的一些内部措施也是非常支持的,也愿意在银行宗旨之内对中国政府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至于具体开展什么项目,我们还在磋商之中。

“硬件”与“软设施”兼顾

国家疫情形势

《21世纪》:除了这些问题,还有什么希望补充的吗?

尚未支持疫苗研发

“我们期待与其他的多边发展银行、私营部门合作伙伴和投资者合作,支持中国和其他亚投行成员提高应对疫情和其他紧急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声明中说,“这不但有助改善中国公民的健康,同时更为公共卫生防疫和教育工作带来全球性的影响。”

《21世纪》:会考虑支持疫苗的研发吗?

郑权:除了关注中国,我们现在也在密切关注周边成员的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形势,尤其是周边的中低收入国家。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会向其他成员提供相关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救助项目。

2月10日,亚投行在一份声明中宣布,正与中国政府进行积极磋商,将协助中国加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基础设施。经董事会批准后,亚投行将对华提供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基础设施贷款项目,以支持中国应对当前和未来的公共卫生需求。

郑权:具体到公共卫生领域,我们还是希望现在能力范围内做中国政府需要的项目。比如,医疗卫生废物处理、废物填埋,这是属于标准意义上的基础设施项目,毕竟我们是一个基建银行;再比如,涉及医疗物资运输的物流设备,包含一些自动化的设施,这符合我们的数字基础设施战略。在现阶段,很难说哪些领域我们不做,哪些领域就一定要做,还是一个非常早的阶段。

-->

p>导读:郑权表示,虽然亚投行是首次支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卫生领域原本就有一些基础设施内容,比如医疗卫生的废物处理和填埋,医疗物资运输也会使用到自动化等数字基础设施,这些原本就在亚投行的投资范围之内。亚投行正在与中国财政部探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在必要的时候,也会向其他成员国提供相关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贷款项目。

“除了关注中国,我们也在密切关注周边成员的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形势,尤其是周边的中低收入国家。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会向其他成员提供相关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贷款项目。”郑权说。

亚投行总部位于北京,于2016年1月开始运行,现有102个成员。该行已批准64个基建投资项目,承诺投资总额超过122.4亿美元。

郑权:公共卫生领域既有一些“软件”,比如设备购买、体系建设、早期预警机制等,但也有一些“硬件”,其中很多是被传统基础设施领域覆盖的,因此本来就在亚投行的投资范围内。至于将来是不是软硬都支持,这是我们在制定2021-2030年整体战略规划时所考虑的一个议题。我们在思考是不是要把基础设施领域向社会民生领域延展,从而囊括卫生、教育等领域的更广泛的内容。

郑权:我们的财务可持续性有几个方面的意义。就整体来讲,银行的所有的项目也就是资产组合(portfolio)实现的整体收益必须要支持银行的长期运转,确保长期的财务可持续性,不需要频繁增资。亚投行所有成员都支持这样的财务可持续的目标。

郑权:现在还没有,具体内容还在探讨。

《21世纪》:2月10日,亚投行发表声明称,正与中国政府进行积极磋商,协助中国加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基础设施。经董事会批准后,亚投行将对华提供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基础设施贷款项目,以支持中国应对当前和未来公共卫生需求。能否详细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21世纪》:今后,亚投行会将卫生领域作为投资重点吗?

《21世纪》:对于亚投行的这一决定其他成员是什么态度?毕竟,中国的公共卫生体系还是比很多国家要强一些的。有没有成员对此表示异议?

除了公共卫生项目之外,我们也知道这次疫情对中国和本地区的宏观经济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特别是有些中小企业受到了冲击。针对这样的广泛的经济影响,我们也会继续提供传统的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以促进所有成员尤其是本地区成员的经济社会发展。

实际上,中国财政部也在跟各个多边开发银行探讨。现在,世行、亚行、新开发银行都有很多积极的表态,所以对于到底是我们一家做,还是大家一起做,我们是持一个非常开放的态度的。

《21世纪》:根据声明,最有可能支持的项目类型是排污设施和公共卫生教育?

具体到项目,不太一样。对于私营部门的项目,我们是一定强调项目的财务可持续性(financial sustainability)。但对于主权项目,比如,发展中国家的道路、公路,这样的项目本身可能没有财务可持续性,但政府投资后可以带来间接回报,比如,公共服务水平提高、整体经济增长、创造更多的税收。对于这样的主权担保项目,我们会评估项目的经济收益(economic benefits),跟财务回报(financial return)是不太一样的概念。具体到公共卫生项目,我们会评估项目是不是真正让公共卫生服务的质量提高了,让受益民众的数量增加了。在经济分析中,我们会把它转化成能够用美元衡量的收益,然后进行量化的分析。

郑权表示,虽然亚投行是首次支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卫生领域原本就有一些基础设施内容,比如医疗卫生的废物处理和填埋,医疗物资运输也会使用到自动化等数字基础设施,这些原本就在亚投行的投资范围之内。她表示,正在与中国财政部探讨具体的合作内容。

密切关注周边中低收入

郑权:亚投行在启动跟成员磋商项目时,是不需要征求其他成员意见的。但如果已经促成了具体的项目,比如贷款支持公共卫生领域的某个基础设施项目,借款方是中国政府,要进一步转贷给各个省,具体多长期限、涵盖哪些内容都谈得差不多了,跟借款国政府也就贷款条件达成一致了,那就需要获得董事会批准。亚投行董事会代表了所有通过了国内立法程序的正式成员。